在2012年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企业荣誉 >
在2012年
* 来源 :http://www.chinaqiyin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1-30 07:19

在我乘船畅游汉江夜景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匈牙利的首都,布达佩斯,著名的多瑙河,穿城而过,一边叫布达,另一边叫佩斯。也难怪,襄阳以前的名字,叫做襄樊,这个名字与布达佩斯是如此之巧合。我相信,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,襄阳的名字,将与布达佩斯,齐名天下,成为国人,乃至全球游客必须去的旅游城市。

百度百科的资料显示,“习郁,字文通;出生地,襄阳;主要成就,初为侍中,襄阳侯。 他随汉光武帝刘秀驾幸黎丘(今襄阳宜城辖地),两人共同梦见苏岭山神,刘秀因他有功,封为襄阳侯。习郁就在苏岭山建立神祠,刻二石鹿于祠前神道两侧,百姓称之为鹿门庙,苏岭山从此改称鹿门山。他在襄阳岘山南,依照范蠡养鱼法作鱼池,池旁有堤,种有竹、楸、芙蓉、菱、芡覆于水面,人称习家池。晋征南将军山简驻襄阳,常游憩于此,酒醉而归。说‘此我高阳池也’。池背负岘山,面临汉水,苍松翠柏,风景优美,自古以来游人接踵而至。著名诗人李白、孟浩然、皮日休、贾岛等,均有诗描写习家池景色。”

惊讶之处,在于习家池,占地面积上千亩,是古代诸侯才有可能拥有的庭院。这个庭院,还保留了近两千年,并在这个历史漫长的过程中,得到不断的修缮。

襄阳,是鄂西北一个工业化新兴城市,在湖北省的地位,举足轻重。这里的水、路、铁的交通四通八达,是除了武汉以外,湖北省人口最多的城市。道路宽广,涛涛的汉江水,把襄阳分割为襄城与樊城。

【襄阳政府网消息】8月13-17日,随凤凰网10大名博,参观考察了襄阳市。尽管天气炎热,收获却大大地出乎我的预料。本来以为襄阳只是金墉小说中描写的那个成吉思汗四王子,拖雷,久攻不下的宋朝城池,没有想到,孔明的隆中也在襄阳城郊外。《三国演义》说孔明是南阳人,其实,古时候,襄阳属南阳郡管辖,所以,才有南阳孔明之说。按照我们现在的行政划分,襄阳属湖北,南阳属河南,而隆中依然是在襄阳市。

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两颗古树面前,开始解释。人们不知道这两棵树到底有多老,只知道很老很老。同时,在很多很多年前,这两颗树似乎已经干枯而死,没有想到,在2012年,游客们突然发现,枯树开始长出新枝和绿叶。

第三个意想不到的是,襄阳的城墙非常宽厚,而且保留的非常完好。护城河是全国最宽的,襄阳于是有易守难攻的美名。襄阳市政府的一位领导说,襄阳城墙将得到全面修复,到时候,在城墙上面骑自行车,就可以骑整圈了。向内看,可以对老城一目了然,向外看,可以见到一座150多万人口、经济发展正欣欣向荣的湖北省第二大城市。

第二个让我想不到的是,襄阳面临汉江,经过襄阳的江面非常宽广,为了“南水北调”,这里汉江的水质已经大大提高,属2类水质,可以直接饮用。

导游毫不犹豫跟我们说,这里东汉时期的主人,名字叫习郁,他跟随刘秀,建立东汉。由于参谋和作战有功,刘秀当皇帝以后,就封习郁为襄阳候,统领一方地域。

中勋的祖父习永盛从襄阳迁移到了陕西富平县。我查了习仲勋的简历,他祖籍河南邓州,增经属襄阳郡管辖,他的父亲习宗德生有二子。习永生,习宗长,习中勋和习中恺的名字,都出现在习家祠堂的族谱之中。看了这个族谱,一切都明白了,神秘也揭开了。不过族谱的名字和习仲勋的介绍,还是有些出入的,也许是族谱名字用了书名吧?

谁知道,到了习家祠堂,一副宽大的家谱摆在游客面前。从习郁开始,一共经历了58代,才看到习中勋和习中恺两兄弟的名字。

不过,我们还是感到异常奇怪。后来在襄阳古城,我们也看到一些枯老的树干上,也有新的绿叶和树枝。这样一来,我理解了,习家池的老树复活,虽然不是迷信,但却可以说,这是非常奇妙的巧合。

不过,前面的这些意想不到,都只能感到美、壮观和神奇而已。而当我们参观附近习家池的时候,我不仅对“习”这个姓非常感兴趣,而且,也被里面的草木、祠堂、山水,给深深地吸引住了。这种神秘感,是让我感到最惊讶、最震撼的地方。

看了那两颗树,我还不相信,习近平的老家是富平县,为什么他的祖先在襄阳?这也有可能是不同家族,也未可知。

当年刘备,马跃檀溪,也是一种近乎迷信的神话。要知道,120集的《三国演义》,包括司马举贤,马跃檀溪,三顾茅庐,诸葛出山,火烧连营,总共有30多集发生在襄阳,足见这里不是寻常之地,使襄阳充满了神奇、激情、浪漫与文化的各种神奇色彩。

这听起来,非常奇怪,甚至带有点迷信色彩。我再三追问,真是这样的吗?我还问了几位园林工人,他们讲的情形一模一样。有一位园林工人说,“我们不可能骗你,你看那些新枝,还嫩嫩的,最多就是三年的树龄。

于是,我对这里的历史,油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与参观孔明隆中的兴趣,一样浓烈。如果说,隆中诱人的地方,是因为诸葛亮在这里生活了整整10年而非常神秘的话,那么,习家池,是不是与习近平的家族,有着神秘的血缘关系呢?我带着这个疑问,认真地研究这里两千年所发生的人和事。

下一篇:没有了